为环境文学鼓与呼
来源:宝鸡市环境保护局   日期:  2014-7-4 11:15:01
    钟平,著名生态作家,本名王卫平,1953年10月18日生,陕西铜川耀州区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陕西省生态文学研究会秘书长,中国青年作家学会董事会常务董事。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山桃》、长篇小说《天地之间》等。自1999年以来,专注生态文学创作,致力于生态文化传播,著有生态文学集《绿色回归线》《蓝天在上》;主编生态文化丛书,先后出版了《墨绿无涯》《大地诗学》《守望野性的家园》《秦岭——大熊猫家园的故事》等。 
  他的新作《塬上》,一个以陕西铜川污染成功治理为原型,写就的中国式治污减霾的经典案例的长篇环保小说,一经出版,就得到著名评论家雷达、梁鸿鹰等的高度评价和感动推荐。中国小说学会会长雷达点评说:“《塬上》是有底气和有追求的写作,植根于传统又直面现实,在贪腐与环保的对冲中,贯穿了深切的思考”。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主任梁鸿鹰点评说:“他在土地上不仅种植传统的伦理之美,而且还移栽了现代生态之理,伦理美与生态美长在塬上,郁郁葱葱,枝繁叶茂。”沈阳师范大学教授 、《小说选刊》原主编贺绍俊评说:“《塬上》写出今天西北的发展与变革,写出环境生态的严峻现状,给人以强烈的现实冲击”等。 
  《塬上》讲述了曾经的“卫星看不到的城市”的环境污染治理历程。以刘亦然和任万能为代表的“污染派”为了权、钱利益,以环境换数字,将华塬县搞得乌烟瘴气。以原尚武、康文为代表的“治理派”为了祖祖辈辈“朱雀舞、原尚兴”的梦想,为了保留塬上这块一代人心中最后的清静地,与“污染派”针锋相对,你来我往,相互妥协,相互抗衡。最终,“治理派”取得胜利,还了华塬县一个天朗气清,山川秀美、朱鹮飞舞,彩蝶蹁跹的美好环境。 
  带着美好的期待,我一口气读完《塬上》,心里久久不能平静,小说中的人物和场景似乎在我眼前萦绕,长久挥之不去。名家、高手的点评高屋建瓴,指引我欣赏这篇佳作,寻找与作家心灵的碰撞和敲击,共鸣。在赞同名家看法的同时,对于作家钟平立志于环境生态文学创作,反映出对家乡浓浓的热爱,对西北环境问题的强烈关注,奔波付出,感到无比敬仰和佩服。 
  《塬上》无疑是作者长期扎根基层,服务基层,积累素材,厚积薄发的又一环境文学力作。在当前空气污染、水污染、土壤污染等环境问题,受长期累积效应产生的环境污染集中凸显期,环境问题成为广大群众享受经济社会发展成果的重要关注点。尤其是前段时间,我国部分城市都被雾霾笼罩,很多人均感受到生态破坏带来的影响。治污,已成为眼下全社会重中之重的任务。面对这一亟待破解的难题,从政府官员到普通百姓都尽己所能贡献自己的力量,而治污也难免涉及各方利益,牵涉其中的各色人等表现出不同的精神面貌。这时,一直关注致力于环境文学创作的钟平,经过近二十年的生态环保写作之旅,积累了大量的素材,一篇环保新作《塬上》呼之欲出,有着鲜明的时代感和使命感。功不枉费,功到自然成,《塬上》的问世效应,既顺应了时代使命,同时给作家长期以来对生态文学的执着的一个回报。 
  工业文明,遵循“人统治自然”,而环境文学,追求一种“天人合一”的极高境界,倡导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,共长共繁荣。这与《塬上》作品精神,“朱雀舞,原尚兴”,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不谋而合。作品中写到:“原尚武悟出来了,人对自然的依赖,才是永恒不变的人与自然的关系,才是永恒的,超越了国家、政党、民族、信仰,乃至一切的意识形态。无论是共产党员,还是其他政党,无论是在大陆,还是在台湾,无论是中国,还是在外国,无论是死了,还是活着,谁都离不开脚下的土地,头顶上的天。”对天地、自然的无尚的敬畏感,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“天人合一”极高境界的主要思想意识流。 
  纵观环境文学发展史,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,以美国海洋生态学家蕾切尔•卡逊的《寂静的春天》为先声的“环境文学”已经取得了持续不断的发展。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,表现生态题材的小说、诗歌、散文、戏剧、报告文学、电视专题片、音乐、摄影、漫画等文艺作品,已经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潮流。20世纪90年代以来,中国的当代作家逐渐自觉地关注环境与生态问题,写出了大量探讨人与自然、自然与社会关系的文学作品。2004年春,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图书中心,出版了姜戎所着50万字的长篇小说《狼图腾》。这部书标志着中国环境文学的发展,无论从涉猎内容的广度、思想探索的深度、文学含量的浓度及质地密度上,都跃居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《塬上》以“原生茂梦里晃过天空翱翔的红嘴鸟,顿时神清气爽,仿佛找到了童稚般放飞的感觉。保护区还在筹建中,朱鹮放飞不过是个计划,可离休赋闲的老子比任上奔波的儿子还要上心。朱鹮是传说中的朱雀,还是老辈人提说过的白雀肯定是白雀,错不了。依据是从老宅子废墟挖出的那块铭刻天人谶言的镇宅石。”我想无论是《狼图腾》的作者,还是《塬上》祖辈们的朱鹮舞,都建立在作家对环境现状深深的忧思,对原生态美好事物的推崇向往上,作品灵魂的归宿点是一致的,塬上世世代代、祖祖辈辈的人们梦朱鹮,想朱鹮,为实现朱鹮飞舞,建立自然保护区,所作出的污染与治理强力对撞,贪腐与环保的激烈交锋,最终“治理派”战胜了“污染派”,华塬雾霾尽散,水清天明,再现朱雀飞舞,鱼虾满塘的美丽景象。污染得到治理,自然得到恢复,人们的心灵有了归宿,这也是本文升华点睛之笔。文内神秘之地-朱雀寺,是百姓眼里的圣地,朱雀寺方丈海空,栩栩传神,真乃世外高人也,真神仙,知古观今,参透世间人情世故,他用悟道佛理,潜移默化的教化着当地官员、百姓从良、从善。虽着墨不多,但另人想象回味,海空也可以说是朱鹮飞舞最为迫切之人。“朱鹮舞”,既是贯穿小说的一条隐线,又是一条贯穿全文的主要脉络。可见,作者写作手法的娴熟和独到的用笔。 
  《塬上》他在呼吁生态伦理“人与自然”和谐相处的同时,也在传述着那些扎根于深厚中华文明土壤,怀抱美好理想,立足岗位,刻苦肯干的各类优秀人物形象。他有着浓郁的西北风情,结实的生活质感,故事环环相生,人物鲜活有个性,让人体会到西北风格的俊朗大气。作品塑造了原尚武、原尚青、原生茂、康文、柯云、同雯雯、曾智等一系列性格各异的人物形象,他们既怀抱美好理想、目标坚定、立足岗位、埋头苦干,又具有各自不同的气质个性,他们如温暖的阳光,蓬勃生动,传递着人与人,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爱和理解。同时,小说里的人物的恩恩怨怨,纠纠葛葛,也是小说要素不可少的看点,作家把小说中人物感情把持的很好,尤其是女主角尚青的深情细致与耿介,报人康文的故园情怀与智慧才情,两位有情人终成眷属,也代表传统文化,道德底线的把持和点不破的美,也是就中国传统的含蓄美,内涵美和传统美。 
  海明威说过,小说应该展示水底下的冰山,也就是说,小说中除了文字留给读者的想象外,更多的想象部分应该在文字以外,这也是小说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。《塬上》中文本追求与此有异工同曲之妙,小说中人物的对话,内心世界都落墨很淡,只露出“冰山” 一角,更多的东西让读者在想象中去完成,让人想象回味不已。故事情节,看似笔法随意,但却是细琢遒劲老辣,文字笔力雄厚,也极吸引人。 
  有情才能感人,有爱才有希望。也同时看出,作家钟平是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和道德理念熏陶的作家,是苏轼在《凤鸣驿记》中称赞过的那种“不择居而安,安而乐,乐而喜从事”的人。他长期关注环境问题,关注生态文学创作,致力于生态文化传播。他曾多次孤身走完渭河沿线,独自驾车深入秦岭复地,考察陕西生态现状,创作的生态文学数量颇丰。他就是那种能够干一行爱一行,做一行,钻一行的人。只有这样的人,才能够在自己工作业余生活中发现美,用心灵感受到美,并用文字把这种美表达出来。 
  随着经济、社会的快速发展,环境污染、环保问题成为当代人们关注的热点问题、敏感话题,这部小说的意义不可小视。面对当前雾霾的严峻挑战,作为一名基层环保宣教工作者,有责任向社会推荐正能量,弘扬主旋律的好书。著名生态作家钟平的长篇小说《塬上》,正是这样的一部值得推荐,值得阅读,足以引发深思,倾情唤醒良知与觉悟的环保佳作。 
  《塬上》这篇环境文学的奉献,有很多篇章都在表达着人类道法自然的朴素真理。在当前,社会环境文化氛围日益浓厚。在欣喜的读环保小说《塬上》的同时,感受到环境文学春天的到来。为钟平新作《塬上》出版,欢欣雀跃。一个人人关注,积极践行、绿色环保和谐的社会风尚,一个鸟语花香,空气清新、环境优雅舒适的新生活必将到来。环境文学这枝春日之花已俏在枝头,艳在大地。人们翘首期盼生态作家钟平有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。